宝书网 > 科幻小说 > 在咒术高专赚够钱我就去考东大 > 第59章 第五十八章
    浅野敏郎不可置信的看向脑花,生气的吼道:“我才不会做那种事情!”
    他知道脑花的目的,无非是想让他背刺琉生。但他看起来像那么没良心又没脑子的人吗?
    不说就算他做了脑花也不可能放过他,他也根本不可能会去做这种事情。
    虽然就算想做也没用就是了,他只是个柔弱的辅助监督啊。
    明明只要丢下他,就可以安心应敌,但琉生却还是坚持着保护他,一次次用身体替他抵挡伤害啊!
    虽然对面两个敌人不知道,但他可是能够看到,琉生的龙翼不断的裂开,伤口又不断的愈合。
    温热的鲜血被不断攻击过来的火焰蒸发,不留痕迹。
    再耗下去琉生可能真的会死,浅野敏郎深刻的认识到这个事实。
    该做出决定了。作为大人,他可不能贪生怕死,让一个孩子死在他前面啊!
    浅野敏郎这样想着。
    “中原同学,他说得对。请你放开手脚攻击吧!在我死后,拜托你告诉家人,我好爱他们的。”
    他闭上了眼睛,带着哭腔说道:“还有,麻烦告诉我的妻子,我藏私房钱的银行卡在床板的夹层里面,密码是9863。”
    “……浅野先生,请不要把眼泪蹭在我身上。”
    琉生没好意思说。
    其实他担心的是浅野敏郎哭着哭着,眼泪会从鼻子里面流出来。
    “还有,我记忆力还不错。出去之后要记得换银行卡密码。”
    “毕竟,会死在这里的,是他们!”
    琉生抓住已经松开手准备等死的浅野敏郎,直直的往火焰燃烧着的山林里俯冲下去。
    几乎是瞬间,就出现在藏得非常隐蔽的陀艮身后,露出了和善的微笑:“不要害怕嘛,一·起·来·玩·吧~”
    在他吸引脑花和漏瑚注意力的时候,他的蝙蝠们就在浓烟的掩护下悄悄飞出了一小半。
    从最开始就一直在寻找藏起来的陀艮的身影。就在刚刚,他的蝙蝠就传来了找到目标的信息。
    就是这个章鱼咒灵,是不是变了太多?
    大概是从咒胎状态进化成咒灵了。
    不仅长出了四肢,身高也变高了。而且毫无羞耻心的□□,明明祂之前还披着一块白布来着!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之前这个咒灵还可以说是丑萌丑萌的,现在只剩下丑了啊!
    到底是谁帮忙接生的啊?这个接生婆坚决不能给钱啊!
    在陀艮满是仇恨和惊恐的小眼神中,琉生微微一笑,一脚将他踹去了脑·接生婆·花和漏瑚的位置。
    同时,自己也紧跟其后。
    他双手交握在一起,交叠出一个繁复的手势,笑得张狂:“领域展开——森罗万象!”
    如同深渊般粘稠的黑色不断蔓延,银白的锁链依次缠住了陀艮、脑花和漏瑚,白色的巨石自深渊中升起。
    巨石上升起毫无修饰的雪白石柱,锁链缠绕其上,另一端连着两个咒灵,一团脑花。
    漆黑的天空不断涌动,巨眼缓慢的睁开。
    领域闭合。
    与第一次开启领域时简陋的状态不一样,琉生这次展开的领域如同被装饰过一般,明显精致了许多。
    “那、那是什么!?”
    浅野敏郎震惊的看向巨石上被锁链捆住的三个非人,漏瑚,陀艮以及一团粉色带齿的脑花。
    唯一没有被捆住的,是一旁是躺倒的,紧闭双眼的夏油杰的身体。
    琉生回答道:“是他本来该有的样子哦。”
    第一次成功展开领域后,他并没有就这么放着不管,而是不断的练习和摸索。
    毕竟他不是实力提升后就会开始自满类型。
    他可谦虚,可上进了。
    骄傲jpg
    森罗万象能做到什么,他现在可是再清楚不过了。
    万象可是很公平的,说流放一个人就绝不会牵连另一个人。
    琉生之所以这么自信自己可以保下夏油杰的身体,也是因为这一点。
    果然不出他所料,一被关进领域,脑花就被迫从夏油杰的身体中分离了。
    粉色带齿的脑花身旁,缠住夏油杰身体的锁链自行松开,凭空漂浮,缓慢而坚定的飘到了琉生身旁。
    夏油杰的身体?拿来吧你!
    “浅野先生,不要乱动哦。”琉生松开了抓住浅野敏郎的手,好心情的开起了玩笑:“掉下去的话,我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哦~”
    “噫——”有点轻微恐高的浅野敏郎瞄了眼底下漆黑的深渊,吓得当即抱紧了琉生。
    琉生:“……”
    吓过头了。
    “没事啦,浅野先生现在可以飞的。”琉生安慰道。
    森罗万象在某种程度上相当于一个小世界,他对浅野敏郎开放了权限,他当然可以自由的漂浮。
    将漂浮着的夏油杰交给浅野敏郎,自己则从他手中脱身。
    要抱就抱夏油杰吧,眼泪什么的也都沾他身上就好了,不管是从什么地方流出来的眼泪。
    他自己则降落在巨石上。
    无视一旁的漏瑚和陀艮,他劲自走向脑花,蹲下身说道:“呐,脑花,我问你。”
    “你在那些昏迷的人身上下的诅咒,怎么样才能解除?”
    中原·记仇·琉生的手不断的将脑花搓圆捏扁。
    刚刚打我打得很爽是吧?捏爆你!
    “啊!忘记你现在不能说话了。”
    粘稠的压力如潮水般一点点褪去,尽管还是无法动弹,脑花却发现自己已经可以思考,甚至说话了。
    “撒,快说吧?你死了之后,这个诅咒会消失吧?”琉生发出了如同歌唱般的声音,那是塞壬蛊惑人心的特性。
    连五条悟都看不出来具体是什么的诅咒,琉生也不能肯定,脑花去世是否就能让昏迷的受害者们苏醒。
    知道这个诅咒解除方式的就只有脑花。不,这个诅咒能不能解除都还不能够确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