宝书网 > 未分类 > 势不做通房(古言,NPH) > 故意把琴弹差,夏聿还是坚决要安和
      端坐于琴前,安和放在琴弦上的十指因为踌躇而迟迟未动作。
      夏洁不耐了,”弹啊。”
      夏聿犀利的目光仔仔细细的未放过安和任何一个神情变化。
      他推测这丫头应是不想当家妓,因而不愿显露琴艺。
      谦儿日前去问过陈姑姑,确定这丫头琴弹得不错,书画皆行,还惋惜的说要不是因为家道中落,不得不卖身为奴,凭其姿色与能才,必早早配好姻缘,入了官府之家为妻也不一定。
      瞧这长相,的确可惜了。
      再看她眉眼之间隐隐写着的一抹倔强,夏聿心口莫名一热。
      夏聿听闻那日夏睿强要丫头未果,还受了伤,回屋后气得砸坏了前厅内所有物品,还引得娘关心,只是他当然未说实话,敷衍说是心情不好。
      夏睿心眼小,凡他要的必取得,被这十五岁不到的丫头摆了一道,夏聿竟觉得有趣的笑出来。
      这一个突梯笑声自然引得众人注目。
      “大哥,啥事好笑?”夏洁不解问。
      夏聿敛起笑容,对安和威胁:
      “你要是弹不出来,表示你说谎,诈欺了卖身钱,直接送官府。”
      闻言心惊的安和十指紧了紧。
      “抱歉,大少爷,奴婢只是……只是无法决定该弹哪首曲子……怕大少爷跟大小姐不喜欢……”
      “那弹梅花叁弄吧。”夏聿随口点了首曲子。
      “是。”
      细长纤指拨动琴弦,曲子虽弹出来了,可弹得坑坑巴巴,将一手清幽安详的梅花叁弄弹得闻者心惊胆战。
      “别、别弹了。”耳朵受不住噪音骚扰的夏洁出声制止。”琴艺真是差,还好意思说会琴。”